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江西省 赣州市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文字里感觉得到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在线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在线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置顶] 乡愁 你为何总跟着我(诗歌)

2015-5-3 10:26:18 阅读152 评论40 32015/05 May3

乡愁 你为何总跟着我

有一片美丽的影子

总是悄悄跟着我

只是不等我回眸

就无踪无影 远去了

宛如天边的

一摞从未展开过的云彩

那可是你

常让我割舍不了的乡愁

乡愁啊  乡愁

你为何总跟着我

有一叶忧伤的漂泊

总是悄悄跟着我

只是不等我归来

就不声不响 不在了

保育院的红砖房  那熟睡催眠曲

校院的白玉兰树  那朗朗读书声

大山里的野蓝梅  那黑葡萄颜色

都不见了 不在了

让我悲伤让我落寞的

那可是你 乡愁啊 乡愁

有一种孤独的生活

总是悄悄跟着我

过往的岁月

镌刻下不可重来的快乐

无论你怎样寻找

都是没有结果的惆怅

失去了 哪怕是永远的失去

让你 让我在急盼里再寻找一次

尽管等待的  依然是长长的忧伤

乡愁 还会影子般跟着你和我

作者  | 2015-5-3 10:26:18 | 阅读(152) |评论(40) | 阅读全文>>

[置顶] 秋天 可是你的眼眸 (原创诗歌)

2014-9-6 10:10:05 阅读634 评论77 62014/09 Sept6

秋天 可是你的眼眸

图/文    沙漠骆驼

秋天  可是你的眼眸

忧郁 真的快熟了

泛黄的叶子布满了哭泣

虽然你的眼眸依旧粲然莞尔

让哀愁躲在了眼帘的山后

秋天  可是你的眼眸

思念  真的清晰了

飞扬的蝉鸣唠叨起昨日的故事

虽然你的眼眸依然柔情似水

让温馨撒播在睫毛的每个角落

秋天  可是你的眼眸

期盼   真的长大了

橘黄的田野荡漾着丰收的喜悦

虽然你的眼眸依然有些犹豫惶恐

让快乐留在月光下那个重逢的夜晚

哦  你就是秋天的眼眸

秋天 或许不愿意装你的目光了

深情的波澜早已漫过了秋的岸口

她渐渐走远了  再远

也没有走出你的视线

(中秋节将至,谨用以上新旧诗歌表达我对仁者大哥,小羽才女的衷心感谢与祝愿!)

作者  | 2014-9-6 10:10:05 | 阅读(634) |评论(77) | 阅读全文>>

你回来了(原创诗歌)

2015-6-2 14:09:15 阅读124 评论26 22015/06 June2

你回来了

沙漠骆驼

有些早已断了的线条

在某个温柔的时刻  竟然又悄悄接上

如你归来

你的模样  可是原来妩媚清纯

或是新添了几片风霜

有些早已失散的记忆

在某个芳菲的角落  竟然又静静团圆

如你归来

你的古筝  可在原地等待听郎

或是留下了芊指余香

有些早已无望的邂逅

在某个孤寂的夜晚  竟然又灯火辉煌

如你归来

你的声音  可是原来的柔软温馨

或是遥远的天籁之声

有些早已淹没的思念

在某个凄凉的山岗  竟然又莺飞草长

如你归来

你的沉默   可是原来的狗尾巴草

或是一起沉入了江心

作者  | 2015-6-2 14:09:15 | 阅读(124)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徜徉于梅岭的诗人和诗篇

2015-5-28 20:09:17 阅读99 评论17 282015/05 May28

徜徉于梅岭的诗人和诗篇

沙漠骆驼

江西大余的梅岭,南与广东南雄共山相邻相望。自秦以来,先后有三次(主要是秦“北逐匈奴,南开五岭”统一中国大业,派遣五十万大军分五路南征百越时,曾经有一支越过了当时还没有通路的艰险阻绝的大庾岭;其次是汉派兵由梅、庾两将军领兵先后驻守,方有梅岭、庾岭之称,是当地人为了纪念两将军的功德;再次是唐张九龄奉命开凿建设,保持至今没有大的变化。)重大的变迁,直接影响和产生了具有梅岭特色的璀璨的历史文化。由于岭上古驿道的开通,在有力促进南北经济交流发展的同时,也为那些来往于梅岭的文人骚客和达官贵人们供了独特的文化平台,创作了众多千古传唱的诗赋文章。

就现有的初步资料看,仅就大余的梅岭,三国以来至清,与其有关的著名诗词已有数百之多。其中不乏名家名诗,让你读后流连忘返久久回味。按不同历史时期来划分,从每个时期推选若干篇与大家共赏,读诗阅史,确实是件很有意义的事。

赠范晔

(三国)陆凯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注:陆凯(?——约504),江苏人。官至太子庶子、给事黄门侍郎。传说他路经梅岭时,曾折梅做诗寄送史学家范晔。后人在当地大庾驿使门外五里山建有折梅亭。此诗是流传至今创作年代最早的一首,在赣南有广泛的影响。)

度大庾岭

(唐)宋之问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

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

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

但令归有日,不敢问长沙。

作者  | 2015-5-28 20:09:17 | 阅读(99) |评论(17) | 阅读全文>>

我怎么会舍得离开(原创诗歌)

2015-5-21 17:16:08 阅读89 评论22 212015/05 May21

我怎么会舍得离开(原创诗歌)

你说 所有的爱

无论是什么颜色 如花

迟早 会在自己的花期结束前的某个夜晚

来一次最后凄美的告别

让枯萎的花瓣 随风落在我的眼帘

怎么会  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 我说

你知道爱的长度吗 长在望不到的天际

如果真的那样 你会一步一步去丈量吗 你说

你怎么知道不会 远方的爱 毕竟是可以找到的

因为 爱你有多深 已超过了天边距离

不要再提  可能分离的某个痛苦的年份

因为  栽在我心里的你

昨天才刚刚成熟 散发出诱人的芳菲

永远都是这样的 如春天般的季节啊

我怎么会舍得离开  你说

作者  | 2015-5-21 17:16:08 | 阅读(89) |评论(22) | 阅读全文>>

危巢(原创诗歌)

2015-3-31 16:12:56 阅读100 评论23 312015/03 Mar31

天空荡起忧郁  

灰褐的黄昏 

 漂浮在软弱蓬轻的巢边  穿过了枯枝的宫闱

再也没有流着阳光的绿叶了

哪怕是一小片  一小片

从山里飞来的鸟   可是忘记了熟悉的归途

抑或是因为成长

就应以远去 带走牧草上的温暖

作最后凄美的告别  已是秋天  毕竟深了很久很久

让巢孤零零    等待冬天的送别

作者  | 2015-3-31 16:12:56 | 阅读(100) |评论(23) | 阅读全文>>

红白玉兰(原创诗歌)

2015-3-29 10:36:35 阅读109 评论15 292015/03 Mar29

有些花色  储存愈久会愈浓郁

 如江边的你   不顾花期即将结束

依然保持上仰的姿态  眯上眼睛

等待蓝天  长距离的吻别

有些颜色  媲美愈久会愈魅惑

如阡陌的你  在夜里偷走对方的素颜

与自己的美丽  悄悄濡染一起

赶在黎明前  等待那只鸟的啁啾

有些枯枝  蔓延愈长愈有力量

如花瓣下的你   无论是怎样的伸展

衬托起的浪漫  都让你开心舒坦

枝头上的花儿  可以最早见到春风

作者  | 2015-3-29 10:36:35 | 阅读(109) |评论(15) | 阅读全文>>

红鲤啊红鲤(原创诗歌)

2015-3-16 14:21:37 阅读113 评论14 162015/03 Mar16

红鲤啊红鲤

文图    沙漠骆驼

不清楚  什么时候

你滑入了我的镜头  将最后的死亡与红色

让江风拂了过来  从清澈的水面滟在我的脚下

是否  在寻觅昨夜柔软的那一蓬水草

连着  待做母亲的 喜悦眼眸  腹里的蠕动

美丽可怜的  江里最后的红鲤

你静躺在乌黑的  重复了无数次屠杀的船板上

在渔人满足的烟雾里  强忍剥去鳞片的阵痛

不再有春天来时的跳跃   分娩的期盼

布满江河的网  密密麻麻  终于将你缠住了

如果不是那  准备产子的身体过于丰满

你本可以  回游到有暗礁的江底

作者  | 2015-3-16 14:21:37 | 阅读(113)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油菜花地的少女(诗歌)

2015-3-1 10:04:51 阅读125 评论23 12015/03 Mar1

别以为   因为距离太远了

就看不清你们的秀美  躲藏在花海里的红晕

随风翻飞的金黄  蓦然停止了欢唱

仰着脸  轻轻抚摸你们的 浸泡一夜芬芳的黑发

还有清晨竹林那边 鸟儿般的追逐

别以为   因为景像模糊了

就收不到你们的快乐   漂浮在水晶般的眉眼

将属于女孩的喜悦 偷偷埋在自己轻柔的脚下

等待明年的春暖花开  在那来过的地方

毕竟  这里有你们十八少女的浪漫

别以为   因为最终离开了

就带走了阡陌中的缱绻   在花儿谢了的时候

是不是  还能看见你们的倩影

在散满菊黄的土地上  留下或深或浅的呼唤

无论一份是欢快  还是几摞忧伤

作者  | 2015-3-1 10:04:51 | 阅读(125) |评论(23) | 阅读全文>>

唯独是你(现代诗歌)

2015-2-23 22:20:50 阅读185 评论36 232015/02 Feb23

沙漠骆驼

无论我变成了什么

你都不在意   始终相信我在你的视线里

一片绿叶  抑或一滴水珠

你依然可以  蔓延到我的身边

从我的呼吸里掘到千年的念

怎会   怎么会没有一丁点声息

无论我拉开的距离多远

一丘沙漠   抑或一座边关

你依然可以 在蓝天上心算出我的经纬

温馨从云彩上轻轻落下

从身后缠绕到我的黑发

蒙住了我的眼睛   如同当年同桌的你

我想  我已成了一树孤桃

早让花在初春停止了甜蜜的发育

不会再见春天的热烈   奔放

在淅沥雨拍油菜花的时刻

自以为   不会再收到你的消息

可胸前的那挂小灯笼   又让我在泪水里抹到了你

用什么样的藏匿

才能回避你的追逐  虽然我们永远无法躲避

你就这样  轻轻地垂在我的胸口

在默默等待我迟到的开放  像不远的桃花

我今年不会开了  就让三月平静流走

已开的瓣  也渐渐拾好 唯独是你

作者  | 2015-2-23 22:20:50 | 阅读(185) |评论(36) | 阅读全文>>

夜杀(小说之五)

2014-10-16 10:09:23 阅读124 评论12 162014/10 Oct16

夜杀(小说之五)

沙漠骆驼

有些父辈没有走完的路,他的子孙们还必须延续走下去,如果他真的还有自己的子孙的话。

清明节前几天,按母亲的嘱咐,教授有生以来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广东乡下老家。这老家,父亲在世时从来没回过——甚至很少提起。在教授的印象里,父亲的故乡是朦朦胧胧的雾,是影影绰绰的云。

父亲的故乡在粤北山区的南雄,与江西赣南的大余、信丰两县相邻。红军长征后,粤赣三县的革命斗争一直没有停过。由于地势显要,山重水复,两省结合部的国民党管理相对松懈,方圆百里大多成为红色游击队的活动区域。特别是信丰的油山和大余的梅岭更是留下了很多革命斗争的遗迹。这次来之前,教授作了充分的资料准备。他先后走访了三县所在地的党史部门和档案馆,收集了大量的一线素材,对那段历史渐渐有新的认识。

通过村党支书,教授组织全村现有的三十多位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开了个座谈会(会前还向所有的老人发了慰问品)。就他们大多数人的回忆看,在警卫员被处决后不久,他的父亲被国民党抓去做了挑夫,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据说是病死在外地。他的母亲,整天哭哭啼啼,每天的夜里,都要跌跌撞撞寻到河边,在儿子的坟前嚎啕大哭,经常忘了归的路。次年的春天,发了大水。警卫员的母亲夜里失踪了,亲戚们在河边寻找时,看见她的身体伏在坟上,后来宛如一片叶子,在河水涨到坟顶时,慢悠悠打着圈圈被波涛裹走了。据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回忆,解放前也有人说,三崽没有死,只是受了伤,后来是国民党兵追来把就救下带走了。后来政策开放了,从台湾回来探亲的外地国民党老兵说,好像三崽在高雄出现过。这样的事说不准,也不能乱说——反正我是不相信!

作者  | 2014-10-16 10:09:23 | 阅读(12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夜杀(小说之四)

2014-10-15 23:45:12 阅读132 评论5 152014/10 Oct15

夜 杀(小说之四)

沙漠骆驼

岁月的轮子飞快旋转,尘封的历史终会露出素颜。

二零一四年的春天,新建不久的g县县档案馆的二楼,迎来了某解放军学院的一位鬓发斑白的教授。问明老教授的来意后,正忙着倒开水的馆长惊讶地张大了嘴:“这六七十年的事情,还有必要去查?”

“有必要啊。”教授从黑色公文包里找出茬介绍信,“我正在整理一份反映当年游击队革命史的资料,其中有些内容与我的父亲和岳父有关,特别是张光明历史上是否叛变的问题,组织上是怎么看的,希望你们能够提供可靠的材料。”

“张光明,那个前几年在广东老家去世的老同志?”

“是啊,他是家父。”

“请看,就这些资料了。”年轻漂亮的女资料员已经将一份黄旧的档案袋放在桌子上。

“谢谢!”教授双手微微颤抖,将标有“死亡”字样的档案袋轻轻打开,从里面窸窸窣窣掏出一沓又薄又黄的资料。他轻轻戴上眼镜,一页一页翻看起来。有些他认为是关键的内容,还一边用笔一一记录下来。其实,教授最为关注的,还是父亲的主要工作简历、有关人员的证明材料和组织的结论。

就父亲的工作简历而言,就是平凡简单。直到去世,职务没有超过副科,级别没有超过十九级,离休时没有享受到处级领导待遇。革命胜利后,先在军分区砖瓦厂担任指导员,后转业地方,长时间在建筑单位和林业部门工作;就组织的结论看,最关键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和文革期间的两次干部审查,虽然都提到了是否叛变的问题,但都没有肯定的说明;耐人寻味的是,文革期间游击队大队原政委和队长的证明材料,也没有将警卫员的叛变和张光明是

作者  | 2014-10-15 23:45:12 | 阅读(132) |评论(5) | 阅读全文>>

夜杀(小说之三)

2014-10-14 15:31:16 阅读153 评论4 142014/10 Oct14

夜杀(小说之三)

沙漠骆驼

又到了丰收季节,稻田的谷子终于成熟了,金灿灿的,随风起伏送出哗哗啦的脆响。

山上的风不大,茂密的树林子和茹蓟草漫着清香。张光明双手托着头,独自一人躺在山坡上,仰望着满天的星星发愣。他觉得,自己有太多太多的委屈,谁也不知道,自己说不清。游击队免了他手枪队伍长的职务,让他当司务长,管理几十号人的吃吃喝喝,他没有意见,怎么干也是革命工作——况且自己的父亲就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厨师,有几道特色菜的真传,也陆陆续续教给了家人亲戚,自己小时候,多多少少也偷看了几眼。再说,山上山下,方圆数十里,自己情况最熟悉,做起后勤工作也是轻车熟路。委屈张光明的,是因为大队政委伤情加重,前几天转移到其它更安全的地方,走后没能为自己的事情说上话;其次是那天夜里同去的两位队员,夜里的事情黑灯瞎火,反映情况不一致,让主持会议的大队长产生了怀疑。听说后来又派了人,到村里了解了张光明的家庭背景。据说,张光明的太爷爷和爷爷,曾经是当地名门望族,几十年前有良田百亩阡陌青葱,圩上有骑楼商铺,如果不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如果不是那害死人的鸦片烟,张光明的祖上家业就不会这么快崩溃——起码也是个小地主。如果这样推理下去,富裕子弟的张光明,可能就不会参加光明!他革谁的命?他有吃有穿会革自己家的命?有游击队的同志在背后这样说。

春天的山野,总是给人生机。张光明的四周,尽是一些花花绿绿的野果,这是他每天的晚餐;当然,没了枪,他还有十把雪亮的祖传小飞刀,两指宽一指长,三十步内的飞禽走兽只要现了身,一般都会成为刀下鬼,解决自己温饱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他自

作者  | 2014-10-14 15:31:16 | 阅读(153) |评论(4) | 阅读全文>>

夜杀(小说之二)

2014-10-13 13:46:56 阅读112 评论11 132014/10 Oct13

夜杀(小说之二)

沙漠骆驼



游击队手枪队长夜里带人下山,亲自处决了为国民党军队引路围捕游击队大队政委的警卫员一事,并没有减少党组织对手枪队长的怀疑。游击队领导层里的大多同志认为,这名队长并没有坚决完成好上级的任务——将警卫员的人头带回,抑或押回来,由游击队其他人执行枪决,是明显的故意,违犯命令;其次是因为叛变的警卫员不仅是队长的亲戚,而且是其参加游击队的主要推荐人,负有推荐责任。以大队长为首的多数领导认为,必须对手枪队长尽快采取果断措施,不然,会给处境越来越困难的游击队带来更大危险。

当然,对这件事的处理也有不同的看法。以副政委为首的一些同志认为,手枪队长苦大仇深出身好,十岁就成为孤儿,一直是依靠长兄生活,阶级性靠得住;其次是参加游击队后身经百战,枪法好百步穿杨,多次重伤,且拒绝了国民党地方武装和地主老财的诱惑,在游击队最艰难困苦的时候,他也没有逃跑的想法。再说,他曾经为掩护政委突围负过两次伤,怎么说,也不可能与警卫员的叛变有关联。

“我来说两句吧。”胸部被白布紧紧裹住的政委一边呻吟一边表明自己的态度,“张光明同志的任务,是基本完成了,人没有带回来,当然要接受组织调查,看看是什么原因。我的意见,是组织上先找同去的两位同志了解一下,我哩也找老张谈谈。他是我介绍过来的,他有什么问题,我也有责任。另外,我同意大队长的意见,最近不要安排张光明任务,把他的枪下了,先在山上反思几天,整理个材料出来后,我们再做决定,好不好?”

“好,没有意见,按政委说的办!”游击队领导层终于统一了意见。读了初中的政委文化

作者  | 2014-10-13 13:46:56 | 阅读(112)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夜杀(小说)

2014-10-12 11:10:11 阅读126 评论16 122014/10 Oct12

夜 杀

沙漠骆驼

一九四七年的深秋,十月的半夜。赣粤交界的油山脚下,密林子下面的蜿蜒曲折的石坂路上,一小三大四个人急匆匆向前面不远的河滩奔去。夜黑如锅,洁月似钩,山下的风似乎小了不少,路边擦脸的树枝慢慢停止了摇曳,让四周愈发寂静。

“到了,队长!”走在最前面的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摘下长枪,右少指着前方二十几米远的波光粼粼的河流。

“好,就在这里吧。”队长声音不大,有一种沉重的压抑,“动作要快一点啊。”

“好。”后面一位身材矮下的年轻人,快步向前与前面的年轻人一起,在河边的沙滩上挖掘起来。由于沙滩地柔软,三五分钟就挖好坑,长两米深一米的,放下一个大人没有一点问题。

“队长,好了,你看看——”挖坑的两个年轻人从前面送过话来。

队长缓缓起身,将身边双手被绑双目被黑布蒙的小个子拉起。

“叔,你真的要杀我——”小个子哭泣起来,声音里充满了童稚的哀求,“我还小啦,才十四岁,还没有看见你讨回老婆哩。”

队长一言不发,背起小个子走向沙坑,两人一起下到坑里。队长慢慢将小个子松了绑,又摘下小个子眼框上的黑布,然后将掖在怀里的两只香喷喷的烧鸡腿放在小个子的手上。

“叔,不要杀我,我妈就只有我了。”小个子津津有味地大口啃着鸡腿,“在山上半年也没见过肉。”

“山上苦,你就不革命了啊。你还敢为国民党带路抓自己的政委啊?”队长将小个子一把揽在怀里,“叔是游击队队员,是队长,共产党的人!你不死,叔就要死!”

“叔,都怪你,I你不送我去当政委的警

作者  | 2014-10-12 11:10:11 | 阅读(126)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在线字典

 
 
模块内容加载中...
 
 
 
 
 

名人博客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岁月如歌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