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日志

 
 

(原创 ) 光头李三 (小说之七)  

2013-12-07 15:05: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头李三   (小说之七)

 

                                                                                                                                                                           图/文   沙漠骆驼

 

(原创     )           光头李三   (小说之七) - 沙漠骆驼 - 沙漠那边来

 

男女之间,其情感过程的起伏跌宕和悲欢离合,无论幸福或不幸福,都会留下一个沉甸甸的果子,让参与其中的生者与死者慢慢分享咀嚼。

李三的婚外情就是这样。

经过三番五次的调解,李三在三姑娘与风儿之间,始终没有作出最后的抉择——也无法作出抉择。在李三看来,三姑娘和风儿,都是真爱自己的女人,都是在自己人生最苦难的时期遇到的不可重来的那种真爱。作为有责任的男人,自己应该不能辜负她们的真情实感,必须找到一条路,稳妥地安排好她们的未来;在三姑娘看来,李三不仅仅是自己的丈夫,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的父亲,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度过人生最年轻最美好的年华,李三的音容笑貌都深深镌刻在自己的心底,世界上其它的任何男人,都无法取代李三的位置;在风儿看来,始终坚信女人的幸福,常常是看选择了什么样的男人——跟随这个男人能走多远多久。她相信李三是自己的唯一真爱,也相信李三更爱自己,所以才会拼死拼活要生下两人的亲骨肉,随着时间的推移,考虑自己年轻多方面不可动摇的优秀,李三一定会像很多中老年男人那样,规规矩矩与原配分手,最后回到自己的身边。作为应该了解情况的旁观者,我既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阅历,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献言献策”,不小心带来负面影响。情感上的事,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点 ,我信。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像风儿这样一个风华正茂刚二十出头的女孩,为什么也选择这样一条路,跟李三这样一个年过半百的小老头走下去。

那是初冬的一个中午,太阳暖洋洋的,没有风。我邀请李三和风儿在河边一家没有店名的小餐馆吃饭。小餐馆搭建在东河大桥不远的岸边,灰色的水泥瓦和从旧房坼下来的材料东倒西歪地架在岸边的粗实泡的桐树上,三三两两成了这里小餐馆的独特风景。只要与城管们搞好关系,他们也不会更多为难这些外地来的厚道人。小餐馆的主人,大多是僻远乡村来的经济不太宽裕农民。由于离河不远,除了家乡的特色菜,主要的菜肴当然以鱼为主。特别是有一种叫“白刀子”的河鱼,一身雪白艳光四射,做鱼汤时汤水乳白诱人,些许香菜姜丝,更让你馋涎欲滴。之所以选这里,主要是考虑风儿快生了,需要补养一些身体;其次是这里僻静,没有什么熟人,我们聊天也方便自由一些。

第一次见风儿——也是唯一一次,给我的印象是像部队战士的家属(部队官兵的妻子,一般也叫家属)。短发瓜子脸,皮肤白皙微微透红,柳叶眉下眼睛不大,却是漂漂亮亮讨男人喜欢的那种层次分明的双眼皮。个子不高,一米六不到,典型的江南女子身材。一身的草绿色军装冬衣,是我特意托李三给风儿的,孕期长的女子,穿这样的衣服既方便又精神,部队官兵的家属,大多都是这样。

“谢谢你,刘大哥,”风儿缓缓坐下,小声细细说,“这套衣服好合身呢。”风儿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不客气,你先喝鱼汤。”

“你们辛苦,你们先用,”风儿先后为我和李三舀好一碗汤后,又将身子往李三那里贴了过去,“那么远干什么,孩子在肚子里会打滚了呢,来来来,你听听哦。”听的出来,风儿的声音洋溢着母亲才有的慈祥和喜悦。

李三呢,小绵羊一样,真的伏下眯着小眼睛的脸,贴在风儿的大肚子上,好久才抬起头来。

李三对风儿,确实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特意在城里租了一套新屋,同时从风儿老家请了亲戚来照顾,平时有时间就来探望,陪她到河边散散步聊聊天。三姑娘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对李三的作法不仅不阻止,而且常常提醒李三,要多关心风儿,甚至开始在为风儿的分娩做一些物资上的准备——这让李三十分感动。其实,同为女人,同为爱着李三的女人,三姑娘何尝不知风儿此时此刻的心情和痛苦?与男人相比,女人的心是更容易相同的,特别是当她们同时爱上一个优秀男人的时候,而不像很多表面高贵的男人,会为了一个共同喜爱的女子打打杀杀天翻地覆。

李三,三姑娘和风儿三人的所作所为,既让我困惑让我感动,又让我忧伤让我期望。我过去接受的教育和我有限的生活阅历,都无法帮助我找到一条正确的求解方案。

当然,如果后来势态的发展不是出现重大转折,如果不是以风儿的跳河自杀为结局,我以为他们三人是可以和平共处,过上一段比较长的美好时光的。

风儿的死,也不是没有一点先兆。记得那年的秋天,山上的枫叶开始泛红了。有一天是双休日,我在河边钓鱼时,看见李三从河边远处匆匆走来,慌慌张张似乎在寻觅什么。

“你看见了风儿吗?”李三问我,一脸的焦虑和不安,“唉,她经常这样,不声不响就走了,常常来这里的河边。”

“为什么这样子啊?”我感到十分吃惊。

“前些时候,我的工程亏了,心情不好,吃了酒就与风儿吵了架,打了起来,”李三十分后悔,眼睛濡湿,声音充满忧伤,喃喃说道,“怎么可以打她呢,我怎么可以打她呢?”

我连忙放下渔杆,拉着李三的手,两人一同去找风儿。那一天一夜,我们找遍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同时还请亲朋好友帮忙,最终还是没有看到风儿的影子。那天夜里,我一直陪着李三。在河边,李三的眼睛似乎没有光亮,一直呆呆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我真担心,李三今后会不会也像风儿那样,经常走失,让我这样的人牵肠挂肚夜不能寐?

后来,听说风儿那天去了一个叫寿量祠的地方,在那里静静呆了个整天,不言不语不吃不喝。据说,那里的香火一直鼎盛,四周远近的众多达官贵人和腰缠万贯的老板,每年都愿意出数十万大价钱买大年清晨的第一柱香。

没多久,在城市的《xx晚报》的首页,我读到一条关于二奶为争大奶位置,不惜轻身跳河的报道。报道的内容虽然有些添油加醋和讽刺贬低,当我相信其核心内容基本上是真实的。我的泪水,多年来第一次开始从老花眼镜后面慢慢流了下来,点点滴滴落在模糊不清的报纸上,为年轻美丽的风儿,为情路坎坷的老友李三——同时也为了自己心灵深处的一次震撼,我燃着了打火机,看着摇曳着的绿色的火焰一片一片将晚报全部烧尽为止。

 

                                           (待  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