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日志

 
 

(原创)表妹妹的红匣子  

2013-05-25 18:57:2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妹妹的红匣子(小小说)

                                                       文/沙漠骆驼

 

       这个世界,所有的眼睛都有自己的视野。往下看土地的深处,往上看女人的眼睛。

 

                                                                                                                                                 ——沙漠骆驼

 

                                                                                     (一)

 

        一接到母亲的电话,我就匆匆搭上最后一班长途汽车往二百公里外的故乡赶去。

        母亲那边伤心地说,“前几天你表妹出事啦,快回来看看她吧!”,后面是长长的哭声,是农村老人那种断断续续没有力气的哭。

     “表妹妹——怎么会呢?”我的心开始翻腾起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出事呢?”

        母亲那边,不再回话,只是不停哭泣。弟弟说:“哥,你回来就知道了。”

        我的心与夜色渐渐沉重起来。

        车窗外,夜拉开了帷幕, 月亮在远处山野的上空幽幽地挂着,月色融入了一丘丘水田,与秧苗绘成清纯的翠绿,远近不时有蛙声传来,给乡村的夜添加了几分宁静。

        在灯火明亮的县城火车站出口,弟弟远远就看见了我。弟弟这些年在县城经常做些小工程,经济比较好,现在居然有了一辆白色的皮卡车了。上了车,刚刚坐下来,弟弟轻轻低声说:“哥,本来前几天要告诉你的,是妈不让。”

       “怎么啦?!”

      “ 前些天,连续几天大雨,表妹家她们那里山洪暴发,她家的土坯房冲埋了。表妹她一个人······唉!”

        弟弟的皮卡缓缓停了下来,两柱雪白的车灯光交叉穿透了远山的夜幕。

 

                                                                                            (二)

 

        到家时候,已经是半夜。进了大门,八十多的母亲依然在院子的一把竹椅坐着,屋子里的灯光比平时光亮了许多。见我快步进门,母亲伸出手颤巍巍指着屋子临窗方向,哽咽着说,“那里有秀秀留給你的那些东西······”

       进屋后 , 弟弟告诉我,表妹的后事,昨天已经办完了。在表妹家的倒塌土坯房挖掘现场时,发现了表妹留下的一个红色小木匣,里面的东西,竟然都与我有关!所以表妹家那边的人,今天将小木匣送了过来,说是要物归原主。

      小木匣是樟木做事的,长方形,比文具盒大不了多少,外层是厚厚的红漆,上层是一对迎面飞舞的凤凰。

      我轻轻打开匣子,心一下提到嗓子口!里面的三样东西在我眼前一亮——差一点让我身体失去重心!一张我参军那年的照片,雄赳赳气昂昂的,胸前大红花,红五星红领章,一脸的青春精神;一付靴垫,针线密密匝匝,绣上了红色的“心”的图案和某年某月某日的日期;一叠厚厚的微微发黄的信纸,整整齐齐用橡皮筋扎得紧紧地······

      泪水开始蔓延下来,嘴角有些酸。母亲什么时候进了屋,我也不知道。母亲把一条热烘烘的毛巾轻轻放在我手上,长叹一口气,转身时说,“早点睡吧,明天我们去看看秀秀!”

      这一夜,小木匣紧紧依着枕头,默默陪侍我无法入眠的长夜。

 

                                                                                          (三)

 

        父亲早年走了后,母亲在我这里陆陆续续住了几年。由于不习惯城市的生活,整天嘟嘟哝哝要回故乡。我兄弟两人拗不过母亲的性子,就依母亲的愿望,将老土坯房进行“改造”,四周又种了一些竹木果树,日子虽然平平淡淡,倒也让老人健健康康过的惬意。其实,我们也知道,母亲还有一个长长未了的心愿——在故乡还可以常常去看看秀秀。

        母亲早早起来,为我们做早饭。依然是几十年前的菜谱:青菜煮大米饭,煮鸡蛋,炸河鱼干。

        在母亲弯腰整理香烛时,她的眼睛四周是红红的,昨天夜里,肯定也是没有睡好。

        表妹嫁去的地方不远,五华里的山路。跟着母亲起身的时候,太阳才刚刚露脸。山野的草湿润润的,流动的气息洋溢着鲜香,不时有山鸡和斑鸠从茂密的草窝里“啪啪啪”地飞出。

        我知道,在表妹的事情上,母亲至今都在怪我。农村乡下亲戚多,五花八门。还小的时候,长辈们就为我与远房表妹定了婚姻。少年时代孩子可能不懂这些,可双方大人就以为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好事。表妹一直在默默等着我,待我有了婚姻后,才随随便便嫁给了另一个条件不太好的农家。如果不是我在部队提了干部,如果不是一些领导苦口婆心的“教育”,如果不是我私心杂念思想动摇······我和表妹就可能在一起,我可以让她过上更好一点的生活。

        这么些年来,由于说不清的原因,我与表妹一直没有见面。我知道,这一辈子欠她的,下辈子也还不了。每年,我都会在过节时整理一些旧衣服什么的,托母亲和弟弟去看望时带上。表妹无法拒绝,就让母亲带上大包的自己亲手种的花生——表妹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吃花生。在部队前几年,每年都会寄花生给我的。

        母亲常常唉声叹气,说表妹的命里八字不好,女人一生倒霉的事全碰到了。丈夫是酒徒加赌徒,好吃懒做,四十来岁就走了;唯一的儿子读初中时,下河游水淹死了。超生的几个女孩,也早早送給了别人。

 

     “快到了!”弟弟指着几十米外密林一处新坟提醒着我们。母亲有些走不动了,弟弟连忙向前搀扶她。

      我把夹在胳膊的红色的小木匣慢慢拿出来,用掌心擦了又擦。前面,传来母亲低低的哭声。

                                          (原创)表妹妹的红匣子 - 沙漠骆驼 - 喜欢那驼铃声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