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日志

 
 

(原创)光头李三(小说之三)  

2013-10-22 17:01: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头李三(小说之三)

                                            图/文  沙漠骆驼

 

(原创)光头李三(小说之三) - 沙漠骆驼 - 沙漠那边来

 

 

真没想到,二十年后与光头李三的重逢,竟然是在县政府的一次群众信访接待会上。作为刚刚从军队转业回地方,担任分管城市规划建设工作的副县长还没几天,头一回接待信访就遇上老上访户光头李三。

自从在知青点与李三离开后,我在父亲原来工作的单位工作一年快满时,又胸脯前戴上大红花当兵,去祖国的新疆保家卫国了。二十年间很少回家乡,主要是路途遥远,请假极不方便。特别是妻子随军后,老婆孩子的,家庭生活相对稳定,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光头李三读书差,从来不写书信——也不原意写,加上他经常到外地打工,我们之间的沟通基本停止。很多时候,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岁月和遥远的折磨——那些过往的好人与好事,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在我们无法觉察中一步一步走远了。

八点半钟,我准时来到县委信访办,还是军人的时间观念强,分秒不差。由于各级对信访工作的高度重视,信访部门的工作条件和环境有了很大改变。刚建好不久的信访大楼,有三层,红砖白墙窗明几净,掩映在高大青葱的百年榕树下,显得各外清秀;大楼分工明确,制度健全,设备精良,在全市恐怕也是先进的:一层是来访群众排队登记室,二楼主要是由有关政府部门的干部为上访群众作政策查询,现场解决一些容易处理的问题,三楼则是县领导和一些部门负责人的接访大厅,主要是与信访当事人面对面沟通,处理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来这一层的,大多当事人都不止一次到省市甚至更高层面上访,前后拖延的时间也相对长一些,处理的难度也大一些。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都有一位县领导根据安排,轮流到信访办值班,分批分类处理群众的上访问题。在不发达的贫困县,能挤出一些资金来加强基层群众信访工作实属不易。

太阳升起老高了,一个上午眼看很快就要过去。在几位老局长的“参谋”下,七八批上访的群众陆陆续续回去了。可能是还没有碰上难对付的,也可能是这些局长见我第一次来,新官上任,要给我个轻松愉快,能解决的问题满口答应,一时不能解决的也留有余地,实在不能解决的,更是给群众好脸色,极尽温和地耐心劝慰,一一送到楼下,对那些从偏僻乡村来的老百姓,信访办的同志还特意安排他们在食堂中餐。

我将记录本慢慢合上,看了看对面墙上的电视屏幕,真是现代化啊,现在全市都联网了,下一步全省全国恐怕都会联起来的喔。正当我准备端杯喝茶时,突然听到楼下传出闹哄哄的声音。哎,不对头啊,今天就有新情况?

“刘县长,下面刚刚来了几个老上访户,脾气不太好,时间到了,是不是下午来?”信访办的一位留短发年轻女干部匆匆来的我面前低声说道,又将手中的一份厚厚的登记表放在我的桌子上,“领头的是个姓李的包工头子,每次上访他都很积极,出了名了!听说新领导,怎么都要挤进来。”

“来了就来了,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这个姓李的包工头子是不是孙悟空,有什么能耐?”我将桌子上的登记表放到眼前,一行行逐字逐句看了起来。

“哎呀,这位领导是新来的吧!原来的黄县长呢,是不是去县人大二线了?”听声音似有些熟悉,进来开口说话的人,十有八九是那位姓李的包工头子喔。我连忙抬起头,透过二百度的老花镜片,细细打量两米外对面这位一身农民工打扮的上访对象。由于头戴柳条安全帽,这位姓李名四的包工头黝黑的脸庞上,只剩下灰蒙蒙的两只小眼睛,没有规律地眨着,一双青筋突出的手平放在桌子上,不时更换原来的位置,似乎有些拘谨,右手手指几次从茶杯盖上落下。

“大领导啊,贵姓哦?”李四精猴般的脸挤出几条狡黠的笑容,“多多关照啊。”

“是新来的刘县长,你有什么话,可以挑重点讲!”西面的旅游局张局长提醒道,估计李四的诉求与他们单位有关,“你反映的问题,局里原来多次回复你了,希望你们正确理解政府的政策精神!”

“刘县长,我是很多农民工推选过来的。也去过市里省里,去年还去过北京。来过多次,也写了不少材料,请政府为我们做主,那个老板跑了,政府可以去抓他罚他,我们的工资怎么也要弄回来啊,我们不靠政府靠谁呢?”李四开始声泪俱下,一双小眼睛几乎看不见了。

天底下,难道有这么奇巧的事?从声音,体貌和举止看,眼前的李是不就是二十年前的光头李三吗?

“光头——李三!!”我起身后突然大叫一声。“你,还记得我吗?”

“你,你?”李四的小眼睛刹那间明亮起来,露出十分诧异,很快又弥漫出无奈,嘴角漾起了苦笑。可能是由于震惊,安全帽的带子没系结实,整个安全帽差一点滑到脖子上了。“想,想不起了啊,领导,对不起了。”

“下班吧!”我大步走到包工头子李四面前,挽起他的胳膊,低声说,“走吧,中午我请你,白斩鸡加猪耳朵!”

“你——是?”李四嗫嗫嚅嚅的声音充满了狐疑。

李四慢慢站起身子,脱下安全帽楞楞打量着我,还是微驼的身腰和发亮的青皮光头。

                                     (待  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