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日志

 
 

(原创)光头李三(小说之四)  

2013-10-25 16:49:2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头李三(小说之四)

 

                                                                                                                                                                                图/文        沙漠骆驼

 

原创造来光头李三(小说之四) - 沙漠骆驼 - 沙漠那边来

 

“我还有几位打工的兄弟呢,在外面等,能不能一起来啊?方不方便啊?”刚走出县委大门,光头李三有些担心地唯唯诺诺问道。“我们早上从乡里急急走路赶来的,还没有吃早饭哩。”

“哎呀,少啰嗦,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些打工仔,很多其实是农民,工不工,农不农,商不商的,一个农民工的称呼已经很难准确表明他们的身份了。我拍了一下李三的肩膀笑着说。“你兄弟我再穷,请你们几个下酒馆的钱还是有的!”

离县城北邻河的一家叫“兵哥哥”的小酒馆还有百十米,李三脚步突然加快了,还连声高兴地大叫起来“好香哇,还有狗肉呢!”你看这家伙,狗一样的嗅觉,恐怕是在知青队跟那位广东西瓜师傅吃多了乳狗子吧!

之所以来这家酒馆,除了偏僻安静风光好和酒菜有特色外,更多是因为酒馆老板是我共一个部队空军基地的姓王的老乡战友。我是战斗机飞行员,他一直是负责维护我这架战斗机的机械师。我们两人的关系是战友老乡的关系,我在天上他在地面,战斗机是否安全与我生命息息相关啊。由于妻子在企业下岗和身体一直有病,王战友便打了报告提前转业回地方。回家乡后,为了改善家庭经济,夫妻两人就在邻近河边的亲戚家的老房子开了这样里外有八张席位的酒馆。由于战友人缘好,又有几个特色菜,生意也算中上,红红火火的。酒馆所在亲戚的老宅建于晚清,年代虽然久远有一百多年风霜,由于前人不懈的爱护,至今依然完好如新,显的古朴清幽。一色的青砖灰瓦和呈深褐色的画梁雕栋,方正的天井和天井上方透过来的阳光,都给人一种不能大声喧哗必须沉静下来的肃穆。王战友的装修,当然是修旧如旧不敢大动干戈,只是将沉睡多年的蜘蛛网和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尘埃清理干净,然后用石灰水将内墙刷白,在显眼的屋顶上挂上红灯笼,天井四个角放了四盆枝叶茂盛的铁树。只是酒馆大门前的“兵哥哥”三个字的匾,王战友确实花了些许功夫,也花了一些银两。除了请了懂风水老先生看地理定开张时间外,还请了县里一位既喜欢书法又喜欢喝酒的领导。像许多农民小老板一样,似乎只有这样去做,王战友睡觉才会踏实安稳。

“首长好!”待我们一行五人进了大厅,王战友笑吟吟的快步前来迎接,吧嗒双脚立正,右手五指并拢唰地高举在右脑太阳穴。“请首长指示!”哈哈,这家伙每次都来这样一套!还在穿没有了军衔的旧军装,只不过头上戴了一顶黄色的鸭舌帽,腰间紧紧系了一条淡青色的围裙,这样不伦不类十分搞笑的模样常常让人哭笑不得。

“严肃一点好不好,几十岁的人了还稀里哗啦的,新兵蛋子一样嘛!”我将王战友敬礼的右手拿下。“我老朋友来了,多整几个酒菜,不能马马虎虎啊!”

趁王战友夫妻在厨房精心准备的片刻时间,将李三带来的三位工友安排好打“三拖”(三人玩的扑克牌游戏)后,我邀李三来到河边——我确实急切地想了解光头李三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我混得不好,没有什么可讲的。”李三停了下来,在河岸的一块麻条石上缓缓坐了下来,一边大口吸着我为他燃的香烟。赣南的河流两岸,最常见的有两种树,一种是榕树,另外一种就是樟树了。“兵哥哥”酒馆面前的这条江,是赣江的源头之一,前后蜿蜒数里,清一色的樟树林,葱葱郁郁,常年香气扑鼻,难怪很多人说,这里风水宝地财源茂盛。赣州历史上的辉煌都是与当时的水利发达离不开的;当然,赣州近代以来的逐步停滞,除了战争不断,资源大量外输以外,赣江在赣州水利的退化也有很大关系。

李三说的不多——且常常是断断续续,似乎在有意回避什么。一会儿功夫,就向我要了三支香烟。

但从他不多的言语中,我大致了解到李三这二十年来,不是不努力,不是不用心,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在自己的事业发展的每个断落,总是摇摇晃晃磕磕碰碰坎坎坷坷。

作为在中知青队时间最久的老知青,李三与“就三杯”的三姑娘结婚后,就受到广东那位西瓜师傅的邀请,一边种西瓜,一边开酒馆。那些年,刚刚改革开放,如果你肯努力能吃苦,一般是能发大财,挖到第一桶金子,万元户是没有问题的;其次,只要有关系有后门,敢踩政策的边线冒险,这样的人也就可能成为百万富人。李三夫妻七八年下来,辛辛苦苦也赚了七八万,在当时早已超越了万元户,三姑娘老家一家从上到下都兴高采烈,再也不会提鲜花插牛粪上的老话了,一致认为光头李三虽然长相丑一些,配不上三姑娘,但一点也不影响他在打工赚钱方面的才华,甚至可以与精明能干的以色列犹太人扳手腕。李三夫妻当然要改善生活,就在赣州城郊买了地建了房,自己又跟着大老板后面,不时做一些土建方面的小工程,以其养家糊口。由于日子好过了,心情好了,李三喜欢打门麻将赌博的热情十倍高涨,酒量也大起来,不到一年,就输得脱衣服了,欠了一屁股的债。在一个喝醉了的冬天的夜里,李三稀里糊涂地在一份还债的协议上被那些赌友按了手印,一个月不到,李三就失去了自己的住房,比白毛女里的杨白劳还凄惨。三姑娘一气之下,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哭着回了娘家。待李三清醒过来,一切都晚了。妻离子散无家可归,似乎所有的人间悲苦,李三都一一遇上了。打了四年官司,没文化没能人帮忙,房子依然没有要回来。走投无路,李三只好厚着脸皮再去广东找西瓜师傅帮忙。师傅唉声叹气反复提醒说,光头李三啊,不是师傅怪你,你的毛病就是心太大,又贪玩,如果不好好改造,以后还好吃大亏的哟。师傅老了,不比那时候年轻,你偷西瓜还能发现。借你一万,以后有钱就还,没有钱就作为我给两个孩子的学费。是不是去改行搞苗圃绿化?现在很多地方重视城市绿化建设,看准了好好干也有前途。师傅的话,李三肯定认认真真去办。泪别师傅后,李三先跟着别人学习实践了苗圃绿化方面的知识,一年后又重整旗鼓地开始,向亲戚再借了几万,精挑细选后与一个乡政府签了十年合同。李三本以为,这样扎扎实实干几年,赚了钱,先把房子买回来,把孩子从农村接回来,上最好的学校。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苗圃第三年,正是有起色的时候,因为县里城镇开发的需要,李三的苗圃基地也被划进去了,这一下让李三干瞪眼。待县乡评估最后下来,李三分明要亏损一半!李三怎么也不接受,多次上访至今没有结果,至今又欠了一屁股债。李三再也不好意思去看三姑娘了,觉得自己一生窝囊,连夜流泪写好离婚书,劝三姑娘另找好人过日子。三姑娘却一生感情,托带信之人带上自己做的蜜酒和九只涂了红的鸡蛋给李三。李三一见三姑娘的东西,就眼泪扑通扑通落地,心里不知什么味道。只有好好干下去,好好做人,才对得起三姑娘的一片一辈子的爱情。按一些朋友的建议,李三又请了一位颇有名气的风水先生,仔仔细细查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又到爷爷的祖坟看了看。先生说,可以改进一下,祖坟上的土层要加厚两尺;其次是李三的名字有大问题,特别是“三”不妥,一定要超过它,又不能太多,云云。李三当然是一一按先生的建议去做了,这两年,李三带了一些有手艺的农民走南闯北,做一些一般人不愿意做的小土建工程,果然渐渐有了收入,李三还清了亲戚朋友的钱后,在亲戚朋友和农民工里,影响越来越好。此次到县里上访,其实就是老板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由于老板逃跑,县里财政紧张,有关部门也难以独立解决。李三是小工头,觉得自己有一定责任;农民工也觉得李三会为农民工讲话,加上他头脑灵活有经验,就推选他为代表,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请求解决。

“老弟啊,你刚来,是领导,我不知道啊,我不想给添麻烦,真的。”李三的话充满了歉意。“你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担心,只要明明白白公正合理就行了。这也不能怪政府,是那些老板没良心,捞一大笔就远走高飞逃跑了,不想想老百姓的死活。走吧,我肚子饿了,狗肉的香味都被他们吞了。”

是啊,先吃了饭再说,我想——我将自己从沉思中拖了回来。

与光头李三在一起的这餐饭,是我们分别二十年后的见面餐,有酒有肉,有酒醉饭饱,有岁月也有生活,其中的酸甜苦辣咸和那些还没有流淌的泪水,只要我们自己在沧桑里静静咀嚼回味。

我们相约,在某个春天清朗的时候,按李三说的,待日子好一些了,一同回到原来曾经一起生活过悲欢过的地方看看——特别是曾经有过毛豆地,有过甘蔗林,有过西瓜地和“就三杯”酒馆的那片土地,毕竟——那里曾经燃烧和掩埋过我们年轻的生命之花。

                                                                                                                                                       (待    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