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日志

 
 

夜杀(小说之三)  

2014-10-14 15:31: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杀(小说之三)

 

                                                沙漠骆驼

 

 

又到了丰收季节,稻田的谷子终于成熟了,金灿灿的,随风起伏送出哗哗啦的脆响。

山上的风不大,茂密的树林子和茹蓟草漫着清香。张光明双手托着头,独自一人躺在山坡上,仰望着满天的星星发愣。他觉得,自己有太多太多的委屈,谁也不知道,自己说不清。游击队免了他手枪队伍长的职务,让他当司务长,管理几十号人的吃吃喝喝,他没有意见,怎么干也是革命工作——况且自己的父亲就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厨师,有几道特色菜的真传,也陆陆续续教给了家人亲戚,自己小时候,多多少少也偷看了几眼。再说,山上山下,方圆数十里,自己情况最熟悉,做起后勤工作也是轻车熟路。委屈张光明的,是因为大队政委伤情加重,前几天转移到其它更安全的地方,走后没能为自己的事情说上话;其次是那天夜里同去的两位队员,夜里的事情黑灯瞎火,反映情况不一致,让主持会议的大队长产生了怀疑。听说后来又派了人,到村里了解了张光明的家庭背景。据说,张光明的太爷爷和爷爷,曾经是当地名门望族,几十年前有良田百亩阡陌青葱,圩上有骑楼商铺,如果不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如果不是那害死人的鸦片烟,张光明的祖上家业就不会这么快崩溃——起码也是个小地主。如果这样推理下去,富裕子弟的张光明,可能就不会参加光明!他革谁的命?他有吃有穿会革自己家的命?有游击队的同志在背后这样说。

春天的山野,总是给人生机。张光明的四周,尽是一些花花绿绿的野果,这是他每天的晚餐;当然,没了枪,他还有十把雪亮的祖传小飞刀,两指宽一指长,三十步内的飞禽走兽只要现了身,一般都会成为刀下鬼,解决自己温饱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他自小跟哥哥上山采草药,几次受伤,也是自采草药解决。据说,在会上,有的同志提出留下他的理由之一,其中就有他多才多艺,常常是大难不死,既然错未致死,也不能让他下山,跑到国民党那边为敌人所利用。

当然,张光明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为了困杀游击队,国民党军队除了连续的追杀包围外,还在山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拉起层层封锁线,阻绝游击队与老百姓的联系。对那些与游击队有亲戚关心的村民,除了关押和重罚稻谷外,还经常被赶到山下去呼唤自己的亲人“自首”——这一手果然有些效果,游击队中有几个贪生怕死的,竟然经不起考验,偷偷下山,在“自首书”按了手印,表示与共产党游击队脱离了关系。张光明觉得,自己山上山下都没有了路。国民党那边正以一百大洋通告捉拿自己,共产党游击队这里不太信任自己,亲侄儿被自己所杀——家里更是回不去了的。他每月下山一次为游击队寻找粮食,都要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来到河边,来到被他亲手枪决的亲侄儿的坟茔前,一人静静坐在坟前,双手不停将湿漉漉的沙撒在坟面上。已经是春天,去年插下的那三根柳枝,现在长得很高了,枝上正一节一节地吐出清纯的叶子。他想,亲侄儿是早春三月生的,又有个三崽的小名,也算是个留念和标记吧。他每来一次,都会在坟茔什么放几颗晶莹剔透的鹅卵石,镌刻下来过的次数。他哭过,记不住哭了多少次。这一条河不宽不深,清澈见底,常常可以看到小鱼小虾自由自在的来回游,有的还仰着嘴吐出圆圆的水泡。

“三崽,叔对不起你,错把你的小命革了。”月光下,张光明常常在坟茔前低声哭泣,直到哭不出眼泪为止,“你别走啊,叔常来看你,陪你噢!”

 

 

                                   (待  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