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那边来

听铃声清脆 忆往事如烟

 
 
 

日志

 
 

夜杀(小说之五)  

2014-10-16 10:09:2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杀(小说之五)

 

沙漠骆驼

 

有些父辈没有走完的路,他的子孙们还必须延续走下去,如果他真的还有自己的子孙的话。

清明节前几天,按母亲的嘱咐,教授有生以来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广东乡下老家。这老家,父亲在世时从来没回过——甚至很少提起。在教授的印象里,父亲的故乡是朦朦胧胧的雾,是影影绰绰的云。

父亲的故乡在粤北山区的南雄,与江西赣南的大余、信丰两县相邻。红军长征后,粤赣三县的革命斗争一直没有停过。由于地势显要,山重水复,两省结合部的国民党管理相对松懈,方圆百里大多成为红色游击队的活动区域。特别是信丰的油山和大余的梅岭更是留下了很多革命斗争的遗迹。这次来之前,教授作了充分的资料准备。他先后走访了三县所在地的党史部门和档案馆,收集了大量的一线素材,对那段历史渐渐有新的认识。

通过村党支书,教授组织全村现有的三十多位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开了个座谈会(会前还向所有的老人发了慰问品)。就他们大多数人的回忆看,在警卫员被处决后不久,他的父亲被国民党抓去做了挑夫,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据说是病死在外地。他的母亲,整天哭哭啼啼,每天的夜里,都要跌跌撞撞寻到河边,在儿子的坟前嚎啕大哭,经常忘了归的路。次年的春天,发了大水。警卫员的母亲夜里失踪了,亲戚们在河边寻找时,看见她的身体伏在坟上,后来宛如一片叶子,在河水涨到坟顶时,慢悠悠打着圈圈被波涛裹走了。据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回忆,解放前也有人说,三崽没有死,只是受了伤,后来是国民党兵追来把就救下带走了。后来政策开放了,从台湾回来探亲的外地国民党老兵说,好像三崽在高雄出现过。这样的事说不准,也不能乱说——反正我是不相信!

至于警卫员的家,快六十的村支书十分无奈地告诉教授,哪有什么家啊。你父亲他们去了游击队后,被还乡团烧了两回,你伯父伯母他们就在田头,搭个草屋。解放后,他们的地方,谁也不敢要,说是断子绝孙风水不好的地方。人民公社大炼钢铁时,就做了厂房。解放后,你父亲一直没有回来过,没人没家的,会难受啊。

那条河,那处掩埋过警卫员的沙滩,教授是必须去的地方。

月亮已经垂挂在桃林的上空。村支书打着手电筒在前面带路,在靠近河滩远的桃林边,他顺着手电的光亮,指着前面二十多米远的一处长满水草的沙滩说,差不多了,村里岁数大的老人,都说是那里。别的地方都没有毛毛草草,就这里长得旺盛,年年日晒雨淋不枯不死。因这里周边有大片大片的桃林,前面的河,就是桃江。

哦,这就是父亲和岳父晚年时常常提起的桃江!教授的心从甜蜜蜜的桃花香气里缩了回来,猛然想起这次来的特殊任务,按照父亲和岳父的生前遗愿,在他们离开人间后,要将他们的骨灰一起,埋在警卫员的坟边。

“埋在哪里好哩?”教授将两个尺寸一样的红色骨灰盒从胸前小心翼翼解下,静静等待着正在前面仔细探路的村支书的消息。

                (全文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